【法扎rps】Mikele:我常因为是个直男而跟你们格格不入

突然好吃bushi

言邱呱:

#不知道在写什么的一段瞎掰
#Laurent和Florent都对Mikele单箭头。
#当然是没什么结果的单恋
#写的很有毛病,慎
#乱写,请勿带入真人



Laurent是提着外卖进门的时候跟Florent碰上的,他或许刚打算出去吃东西,又满脸困恼的样子。于是Laurent就秉持着都是同事有什么困难帮一把的理念贴心的问了问,得到了不知道这个点还出不去的担忧回答。

Laurent想了一下刚刚在外面看到的人潮,好心好意的拍拍Florent的肩说,我外卖点的多,一起吃吧。然后就在Florent感激的眼神下回了化妆间,从外卖袋子里拿出了五六七八盒东西。

Florent下意识的看了一下Laurent的肚子。

Laurent轻咳了两声试图解释,说这本来还有Mikele的一份。Florent这才是了然。

然后过了片刻才意识到重点,又问那Mikele呢。

Laurent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

“跟Noemie溜出去了。”





Florent在之前跟Laurent的交集实在不算多。

他们在上海碰面,在排演时才渐渐熟络起来,通过萨列里这个角色的原因两人其实也颇有共同话题,Laurent在这方面下了很大的功夫,Florent也很乐意同他探讨这位大师。由于Florent要较早离去,最后几场还要由Laurent上演萨列里,他便正好抓紧了时间同这位最初的萨列里交流,他们有时候会躲到角落里去练歌,Laurent没打算学Florent的黑嗓,但他也不想再被人拿着美声腔说事儿。

他们有时会开玩笑。Laurent曾在休息的时候瘫在沙发里说我又是爸爸又是敌人。Florent就在旁边笑,说我曾经在末日经的时候还捧过烛台。然后在Laurent惊讶的表情中再接了一句:而且还跟不上动作。于是他们哈哈大笑,Florent当时坐在椅子上,差点仰摔过去。

他们的关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好起来,而同样的,Laurent也逐渐发现了Florent的一些小秘密。

比如Florent一天的排演中起码有三分之二的时间目光都在Mikele身上,有时就算跟Laurent讲话,要是Mikele出现在他们的视野里,Florent总会下意识的看一眼,然后才回头继续跟Laurent之前的话题。

而Laurent发现反而在Mikele看他的时候,比如对手戏时,Florent却眼神飘忽,能不同Mikele对眼就不同他对眼。

于是就在他们吃着两人份的外卖时Laurent开口了,也不拐弯抹角,上来就是一个直拳:“你是不是喜欢Mikele。”

Florent一惊,筷子掉在了地上。

Laurent看了他一会儿,笑出了声,转头继续吃饭,语调像谈论今天天气一样轻松。

“没什么不能说的,反正我也喜欢他。”

Florent花了十分钟来消化这句话,他盯着Laurent看了很久,而后者依旧吃饭吃的贼香,末了还说他,赶紧吃啊不吃凉了。

他们对视了一眼,看出了一种难兄难弟感。

在那之后Florent和Laurent的关系更进一步,从同事发展成了挚友,有事没事说说Mikele,谈谈自己没有未来的单恋,两个同病相怜的人惺惺相惜,几天后已经发展成Florent给Laurent一个请求的眼神他就心神领会的出去帮他吸引注意力好让他逃跑的迷之神交关系。

但要命的是,有次他们又在谈Mikele的时候正主正从旁边经过,一下子就凑过来笑眯眯的说你们说什么呢,我听到我名字啦。

Florent哑口,半天说不出话,结结巴巴的脸涨的通红。

Laurent倒是面不改色,应对从容,说我们在说你什么时候出专辑呢。

Mikele面色一僵,哼着小曲儿看风景去了。

Laurent之后有长久的沉默,到最后他们要开始化妆了他才说:我其实挺羡慕你的。

Florent当时不明所以,直到他站在聚光灯下感受着背后Mikele的温度,看到了隐于蓝光之下的Laurent之时才明白了他的意思。

Florent后来才发现,Laurent并没有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随性放荡,在并没有那样不在乎。Florent跟Mikele早已认识,熟的不能再熟,他们经常会一起做事,Mikele也毫不在意的把意大利人的热情全部倾泻在他身上。

Laurent更像一个旁观者。

Laurent有跟Florent分享过他的相册,两个大男人蹲在角落里像是偷食。Florent就看到Laurent相册里全是Mikele的照片和录像,看Laurent的表情像是在看什么变态。

Laurent当时轻咳一声解释说很多是韩巡的时候拍的排练照片……

Florent的相册里就不一样,没什么Mikele的照片。

Laurent的表情稍微有点复杂,片刻后就笑着说:这多好,你反正经常见他,当然也不用看照片相思。

Florent叹了口气,拍拍他的肩。

就算如此,他们也依旧是一厢情愿。

Laurent羡慕Florent能跟Mikele做一切事,还多是Mikele主动,而他对Mikele一向是对方一有不满的表示他就不敢再上前一步,扯开话题又谈谈今日天气不错,就算外面小雨淅淅沥沥。

他自我催眠,自我开导,在Mikele和Noemie板上钉钉时基本看开,又或许是自我欺骗的看开。在被采访到跟剧组里谁关系好的时候非常淡定自若的说了Merwan和Nuno,收获了Florent意味深长的表情。他看回去的表情相当从容不迫,而他也想到了Florent的回答必然是Mikele。

就像他也知道Mikele会说Noemie一样。

但终还是出乎他意料。在Mikele讲出Noemie时两个大男人相视,Florent说他求生欲还挺高的,Laurent赞同的说是个好男人。

紧接着Mikele就说了Florent的名字,然后又提了Laurent。

两个人都愣了一下,Laurent仰头哈哈大笑,Florent全身僵直失语一个世纪。

太过分了。Florent事后向Laurent抱怨。直男了不起吗。

Laurent拍拍他的肩。回了一句的确了不起。




临近演出末尾时,已经暂先离去的Florent跟Laurent打了一通电话,随意的扯了一些有的没的,又用带着笑意的语调问他,Mikele抱着感觉怎么样。

Laurent难得的哑口了片刻,然后如实回答,有那么点点重。

电话对面沉默了半秒,传来了毫无掩饰的笑声和什么摔倒地上的闷响——然后是一声痛呼。

Laurent毫无怜悯心的按断了电话。




评论
热度 ( 141 )
  1. 言邱呱言邱呱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inceri
TOP